九五至尊网站

    <dir id='Patvtg'><del id='Patvtg'><del id='Patvtg'></del><pre id='Patvtg'><pre id='Patvtg'><option id='Patvtg'><address id='Patvtg'></address><bdo id='Patvtg'><tr id='Patvtg'><acronym id='Patvtg'><pre id='Patvtg'></pre></acronym><div id='Patvtg'></div></tr></bdo></option></pre><small id='Patvtg'><address id='Patvtg'><u id='Patvtg'><legend id='Patvtg'><option id='Patvtg'><abbr id='Patvtg'></abbr><li id='Patvtg'><pre id='Patvtg'></pre></li></option></legend><select id='Patvtg'></select></u></address></small></pre></del><sup id='Patvtg'></sup><blockquote id='Patvtg'><dt id='Patvtg'></dt></blockquote><blockquote id='Patvtg'></blockquote></dir><tt id='Patvtg'></tt><u id='Patvtg'><tt id='Patvtg'><form id='Patvtg'></form></tt><td id='Patvtg'><dt id='Patvtg'></dt></td></u>
  1. <code id='Patvtg'><i id='Patvtg'><q id='Patvtg'><legend id='Patvtg'><pre id='Patvtg'><style id='Patvtg'><acronym id='Patvtg'><i id='Patvtg'><form id='Patvtg'><option id='Patvtg'><center id='Patvtg'></center></option></form></i></acronym></style><tt id='Patvtg'></tt></pre></legend></q></i></code><center id='Patvtg'></center>

      <dd id='Patvtg'></dd>

        <style id='Patvtg'></style><sub id='Patvtg'><dfn id='Patvtg'><abbr id='Patvtg'><big id='Patvtg'><bdo id='Patvtg'></bdo></big></abbr></dfn></sub>
        <dir id='Patvtg'></dir>
      1. 通知公告:

        幸福回来了

        作者:总部机关 汪志云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5-11-24 浏览量:2226

        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”清晨,路过一所小学教室窗前,听到一群小学生正在大声晨读,心中微微一怔。和煦的晨光,透过斑斑驳驳的树叶,照过来,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    ——题记

        启程:“客舍并州已十霜,归心日夜忆咸阳”

        “妈,我后天上午到家。”

        “怎么这时候回来了?几点的火车?我去接你。”

        “公司放假,你不用来接我了,我自己能行。”

        工作调动之后,离家近了一些,虽然回一趟家还是要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,虽然电话里,爸妈总是说“家里很好,你好好工作,不要来回折腾。”但我还是毅然决然的回家,只因家的温暖无可替代。

        从合肥回家的火车,我已经坐了很多年,但每次回家妈妈总是不放心,上火车要打一个电话、中间转车要打一个电话,并且每次一定要去接站。放心不下,怕老妈会提前接站,白白等半天,我故意把到站的时间说晚了两个小时,心想着,这样我就能提前到家,妈妈也不必去接我了。想到这里,为自己的小聪明美滋滋的笑了笑。

        期盼:“爱子心无尽,归家喜及辰。”

        火车“咣当咣当”颠簸了十五六个小时,终于到站了。跟随着一股下车的人流,行色匆匆地走出车厢。走着走着,在人海的起起伏伏中,我看到一位典型的中国传统“妈妈”,与大多数行人出站的方向不同,有些扎眼。约莫50岁左右,一头短发,说不上花白色,但早已不是乌黑色。圆形的脸庞上,一双深邃的眸子,望向远方,那种望穿秋水的神色,任何一个人都能看的出来。无情的岁月在她的脸庞上留下道道痕迹,尤其在她的眼眸周围,盘旋着,缠绕着,像蒲苇一样,让她原本深邃的眼睛平添了些许沧桑。她穿着一件深棕色的碎花布衫,黑色的裤子,没有任何粉饰,与这个时尚看脸的世界似乎“格格不入”,但是在这个行色匆匆的小站,却又显得很是和谐。

        她身子微微倾斜,向着火车开来的方向望着,眼眸中充满了期待与焦虑。“呜——”火车汽笛一声长鸣,那位妈妈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,“来了来了,火车来了。”我似乎能听到她内心激动的声音。她站在站台的一侧,身体向火车开来的方向探了探身,站台上的风略大,她的衣衫被吹的像是“四处窜逃”一般,她也本能一般往回缩了缩身子。我心里微微一怔,以前妈妈也是这样等我的吧?火车“呜——”疾驰而过,风驰电掣般从小站的一头,消失在小站的尽头。我看到“失落”的神情笼罩着“妈妈”的眼眸、脸庞、甚至她的整个气场。她的眼眸在深深的眼窝中,暗淡下去。

        短短的一分钟,我看到这位“妈妈”从焦急的等待,到满心的期盼,又到孑然的失落,内心不免很是心疼、怜悯。长大了,才懂得“妈妈的唠叨”是多麽亲切,“爸爸的背影”是多麽温暖,“曾经的叛逆”是多麽不该。长大了,才懂得世界再大,只有家里最温暖;走的再远,但永远走不出父母的视线;飞的再高,“风筝线”的那头始终有父母牢牢的攥着。时光机的飞逝,父母曾经那“高大伟岸”的身材,逐渐变得瘦弱;父母曾经那“无所不能”的本领,逐渐变成了无奈;父母曾经那“大声呵斥”的管教,逐渐变成了无力的呼唤。原来,父母竟这样变老了,我们还有许多事情没来得及和父母一起去做,还有许多话没来得及和父母说……

        幸福:“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”

        忽然,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跟我记忆中的样子一样。眯着双眼,开心的笑着,如同一个大大的向日葵盛开一般。“妈妈”,我既吃惊又欣喜地叫了出来。一时之间,感觉初生的太阳仿佛刚刚跃出地平线一般,金黄色的光芒笼罩在整个小站,尤其笼罩着妈妈。我拖着箱子,快步跑向妈妈。“妈,你怎么来了?”“咦?你今天的火车早到了?”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妈妈一脸疑惑的看着我,看着那辆刚到站的火车。我抿了抿嘴,不好意思的笑着跟妈妈打马虎眼。“哦,我也不知道呢,火车早到了。”说着,妈妈也没有多想,接过我的箱子,拉着我的手,向站外走去。

        妈妈的手很大,有些粗糙但却很温暖,拉着我的手,就像小时候一样,让我觉得很幸福。“幸福”其实很简单,幸福就是小鸟跟着大鸟遨翔太空,幸福就是鱼儿成群结队地嬉戏游水,幸福就是小鹅在大鹅身后学游泳,“有娘是福”。许多时候,我们为了追求事业、梦想、愿望,苦苦寻觅,奔波忙碌,总想着等自己的愿望实现了,再去孝敬父母。可是我们常常忘记了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孝而亲不在”。常回家看看吧,正如《回家的路》里面那句“回家吧幸福/幸福 能抱一抱父母/说一说 羞涩开口的倾诉/灯火就在 不远阑珊处”。

        晨光中,微风拂过,大手拉着小手,温馨如玉,向着幸福走去。

        幸福其实很简单。

        (本文系公司第三届“健康女性 幸福生活”主题征文二等奖获奖作品)

       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