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五至尊网站

    1. <form id='Dycgux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Dycgux'><sup id='Dycgux'><div id='Dycgux'><bdo id='Dycgux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通知公告:

            萧红与她的黄金时代

            作者:东北分公司 杨婧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-1-5 浏览量:2729

            许鞍华的一次演讲,题目为“都是自由的”,出自萧红的代表作,小说《呼兰河传》,“花开了,就像睡醒了似的。鸟飞了,就像在天上逛似的。虫子叫了,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。一切都活了,要做什么,就做什么,要怎么样,就怎么样,都是自由的”。这也是电影《黄金时代》的开场白,充满生命力的质朴文字,却格外的让人动容,也让人唏嘘。

            当鸽子盘旋呼哨着飞过索菲亚大教堂,当萧红举家坐着牛车从呼兰迁往阿城,这些熟悉的景象和地名与我脑海里的印象重叠。我不知道许鞍华表现出的这个东北,是不是真的曾经的东北。在我的印象中,这片土地是北大仓,是黑土地,棒打狍子瓢舀鱼,野鸡飞到饭锅里。这里有全国最好的稻米,有肥沃的适合粮食生长的土壤。在中国其他地方遭遇饥荒的年代,这片土地养活了成千上万从四面八方赶来投奔它的人。然而在文化上,曾经属于这片土地的词汇是蛮荒,愚昧,保守,剽悍。

             萧红应该是这片土地上走出来的一个特例。有人拿她与张爱玲比,但张爱玲出身世家,从小接受着最好的教育,在香港大学读过书,阅读量大,外语好,是地道的洋派人物。而她只是一个东北乡下小城的地主家的女儿。我还记得电影中的那个片段:端木给她讲解一块碑上的文字,她轻轻地说:“我对历史的知识知道的不多”。看到这里时莫名的难过,我想她不是不肯读,只是没有机会去读。她的笔下极少典故,纯是用一派天真和天赋进行着写作。

            电影依旧把浓墨重彩分配给她的感情经历,从一同私奔的表哥到被她背叛的未婚夫汪恩甲,从汪恩甲到萧军,又到端木蕻良。人们感叹这个女人有才华,遇人不淑,命途坎坷,唏嘘着结束了观影。

            但她作为作家的一面让人忽略了。萧红在去世前还曾经计划写一部长篇,她说:“内容是我的一个同学,因为追求革命,而把恋爱牺牲了。那对方的男子,本也是革命者,就因为彼此都对革命起着过高的热情的浪潮,而彼此又都把握不了那革命,所以那悲剧在一开头就已经注定的了”。

            《黄金时代》是一个女人讲述另一个女人的故事,都是自由的,却从来都不自由。记忆中美好的童年是自由的,可是祖父死了,园子荒凉了,熟悉的景物都各个凋败了;与萧军轰轰烈烈的爱情是自由的,因为追求革命却把把恋爱牺牲了。萧红的黄金时代是如她记忆中美好的童年?还是是生命中飞蛾扑火的某个瞬间?抑或是造就了她的苦难的生活经历?许鞍华并没有明确告诉我们答案。

            也许,同为女人的身份,特别是才华横溢的才女,许鞍华看到了萧红苦难生命里明亮的闪光。“我将与碧水蓝天永处,留那半部红楼与别人写了。”,《黄金时代》是萧红期望的那半部红楼吗?

           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