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五至尊网站

  • <tr id='Kccwsm'><strong id='Kccwsm'></strong><small id='Kccwsm'></small><button id='Kccwsm'></button><li id='Kccwsm'><noscript id='Kccwsm'><big id='Kccwsm'></big><dt id='Kccws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ccwsm'><option id='Kccwsm'><table id='Kccwsm'><blockquote id='Kccwsm'><tbody id='Kccws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Kccwsm'></u><kbd id='Kccwsm'><kbd id='Kccwsm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Kccwsm'><strong id='Kccws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Kccws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Kccwsm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Kccwsm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Kccwsm'><em id='Kccwsm'></em><td id='Kccwsm'><div id='Kccws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ccwsm'><big id='Kccwsm'><big id='Kccwsm'></big><legend id='Kccws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Kccwsm'><div id='Kccwsm'><ins id='Kccws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Kccwsm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Kccwsm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通知公告:

                我们可以代替上帝吗?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公司总部 李梨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-2-22 浏览量:2594

                前段时间《通灵神探》在国内院线上映,口碑爆棚,上座率居高不下,媒体跟影评人集体组团安利这部片子。影评人,向来吝啬赞美,常“毒舌”、爱唱反调,为何这次对一部典型的好莱坞片买账?除去电影中安东尼·霍布金斯、柯林·法瑞尔这两大好莱坞双影帝教科书级的表演,火爆震撼的电影画面,脑洞大开的剧情走向,《通灵神探》在好莱坞警匪大片炫酷商业包装壳子内芯,探讨了一个有意思的哲学命题——人是否可以代替上帝。

                影片深挖人类不可思议的通灵能力,前半段的浴室杀人、花海探案、瞬间定位等情节,让人紧张到窒息,欲罢不能的成为事件的参与者,分分钟颠覆想象,刷新三观。而在杀戮、破案烧脑推理之中,电影核心层面却是在探寻人类的价值底线,而且这个底线非黑即白,非生即死,但又无法用善或恶,对或错去评判——身患绝症的人即将面临生不如死的病痛折磨,是让他们在无知中安然死去,还是看他们在无尽折磨中痛苦去世?

                电影中两位通灵人在死神来临前,都预知到苦难与挣扎,似乎对这种挣扎做了相同的选择。

                几年前,老约翰的爱女癌症晚期,在死亡的边缘痛苦挣扎,央求父亲结束生命,最终霍普金斯成全了女儿。之后老神探与妻子离婚,隐居世外,活在对女儿的无尽思念中。

                杀手查尔斯预知那些身患绝症的人们将在无尽的病痛中死去,也预知到自己也将死亡。他以上帝的名义,杀死那些人,帮助人们规避痛苦与困难,他也希望在自己死后,霍普金斯能继承他的这项“拯救苦难”的事业。

                看似两位通灵人对死亡前的“挣扎”与“苦难’做出同样的选择,都以结束痛苦之人的生命来达到“成全”。但实则不同,一个是除恶之杀,另一个是拯救之杀,查尔斯剥夺了他人选择面对死亡与苦难的权力,虽是结束痛苦,还是纵恶之恶(放纵内心的恶念),约翰对即将到来的死亡与困难报以怜悯,是拯救幸福这一善。

                德国哲学家施普兰格尔将6种理想价值型编制,分别是:理论的(重经验、理性)、政治的(重权力和影响)、经济的(重实用、功利)、审美的(重形式、和谐)、社会的(重利他和情爱)及宗教的(重宇宙奥秘)。影片中被以固定方式谋杀致死的病人,约翰在通灵时,无数次闪回,出现了爱女微风中的轻纱飞舞、有散发着幸福的白光、有意味着基督救赎的十字架,这些闪回镜头语言,无疑揭示着霍普金斯的“成全”承载着审美的与宗教的价值倾向,这也让霍普金斯的理论型价值更具有救世情结——“通灵”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电影的后半段,剧情更加烧脑,戏剧张力更加密不透缝。在神探与杀手相遇之后,智力的对抗激烈起来,被提前预知的未来,被两个具有“通灵”神力的人迅速的改变着,也一点点向着早就预设好的结局前进。杀人与救人,成为无解的循环。此时,对人性的拷问也开始变得激烈起来,如何抉择,成为人类面对生命的态度取向。

                城市地铁车厢中,查尔斯与约翰持枪对立。已是身患绝症的杀手,不久将死去。此时,约翰若开枪射杀他,意味着约翰与查尔斯一样,进行了同样的“成全苦难”之杀,是除恶之恶,不是拯救之善。就在二人僵持中,女警察闯入。在前期的通灵预知中,女警察将被查尔斯枪杀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后一刻,他选择了杀死连环杀手,拯救痛苦边缘的女警察。在那一刻,多年以前他成全女儿安乐死的画面闪回,并非说老人他继承了连环杀手的衣钵,而是说,他释然了。女儿求他结束生命,他做到了,这并不是恶,在杀她那一刻的时候,他的父爱依然存在。生死轮回中,有幸福、有安详,也会有痛苦和挣扎,经历痛苦与苦难也是生命的一部分,有爱,就有死亡,接受死亡,就是接受爱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人类是否能代替上帝”,底线该怎么界定?《通灵神探》以一个较为明亮的结局给出一种回答。约翰只有当他以自己的身躯挡住射向女警察的子弹时,才会真正完成救赎,从对女儿的愧疚与自责中真正释然。他的牺牲弥补了安乐死的残酷。其实,底线只存在人类的一种选择属性上,存在于人类向善的力量中。

                返回顶部